三月一份如春的惦念在那空中飘着

2019-02-17

  三月,一份如春的祭奠
 
  三月,是初春三阳开泰的大好时节。在春意绵然的世界里,我收获的不是一份希望,是对一位兄弟离去绝望。三月,有着对兄弟那种刻骨铭心的惦记。或许此时此刻,他也一如灿烂的笑脸对着我憨笑,而我却永远也看不到。在如春的三月里感怀兄弟。
 
  如春的三月,我想起了历史封尘中的烟花三月扬州城;想起了秦淮河畔,独倚楼栏半遮面的琵琶女;想起了那飘飞柳絮垂杨西湖,纶巾之士品茗谈笑鸿儒……相信熙熙攘攘的街道早已布满青苔,或许也是面目全非,昔日吆喝声也已淹没故土之中。
 
  三月是春天的故事,几只早起的鸟儿在啼唱,打破了如此静谧的村落。罢了,罢了,一切都早已是沉淀的古事。那些遗弃的角落,或许还有破败的残骸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谈笑中。一切的过往只存于脑海里空泛。京杭运河早已停留历史长河中,三月扬州却也逊色当年,秦淮河畔已是高楼林立,或许西湖边上倒有不少游玩江南园林,逐心品龙井的游人。
三月一份如春的惦念在那空中飘着
  往事不可追,窗外依然是飘着绵然无力细如牛毛的春雨。依靠在板房的走廊上,整个拌合站被层层的薄雾所裹着,只能目望到咫尺之景。周围的山头静了,树木静了,拌合站的机器也静静的。似乎一切都在春眠,都还在惬意的憩息着。屋檐坠下的雨水滴落下来,间隔有序的音质,在此时却是如此清晰而不乏味。
 
  春风春雨春煞人,花开花落花满愁。人们总是说,夏天的天气就如小孩的脸,说变就变。而春天的气候却比那小孩更加的顽劣和固执。时而春意盎然,让你一领春暖花开之景,油然而生一年希望之际。时而阴雨连绵,亦或是淅淅沥沥下个不停,让道路变得泥泞不堪,让你变得心烦意乱。更或是来了个倒春寒,让你又费劲的披上冬装,更糟糕的是洗的衣服干不了会变得有些异味。南方的春,更会来找“回南天”,要是开着窗户就回领略到墙壁流汗,地板潮湿……
 
  总喜欢在午后的阳光下,约三两好友,泡上一壶奇兰。在屋前的场地上,赏着招蜂引蝶的满园春色。是的,在家乡的春天里,望眼千野尽是绿,绿的有些青涩,当然少不了那娇艳的桃花,还有那千树万树的梨花。故乡的春,无须任何的修饰,不做任何的伪装。春雷阵阵不绝耳,春雷后的笋是稚嫩的,还有那蕨菜,以及那大白鲜菇。
 
  不管怎样,我讨厌这个春天,讨厌起这个三月。这个春天,她毫不吝啬的带走了我的兄弟,没有任何的征兆,没有留下什么。她的柔情与妩媚却粉妆着一双残忍的双手。当我知道这消息,我蒙了,我不信,我能不信吗!我挂了电话,不想知道任何的消息,不想让他们问我什么,我真的不知道。睡不着,一连几夜都是睡得如此恍惚,流下了泪,想起了许多许多。时而都会进他的空间,看着他的文字,他的相片……我狠起了她,希望她不要来临。如春的希望,我却变得绝望。十五天了,我不懂兄弟现在走到哪了,不懂他的旅程还有多少个站点。万紫千红在送她,春风在为他拂面,而我却无助的伫足东望……
 
  没有案牍,没有宾客,只有窗外的小雨在听我叙说,与我对坐聆听。我陷入了遐想,想起了家,想起了故人,想起了我的兄弟……。一切远如天月却又似昨日,想起去年我的病痛,大半夜顶着寒风搀扶着我,真的好希望那条街道会漫长些,那医院会再远些……
 
  兄弟已故去,归人不知期。三月,一份如春的惦念,在那空中飘着……
 
  

相关文章